吃货汇 >> 深夜谈吃

又想起老家的腊月宴
作者:李玉英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/01/16     来源:微信公众号深夜谈吃
内容简介

腊月宴吃的情,吃的是和谐,吃的是丰庄户人的丰收!

 

 

       这两天,我不时听到老家人与丈夫通电话,微信里语音,视频,邀请丈夫去打牛九牌,吃腊月宴,还说让我和孙子们都去。听着老家人的邀请吃腊月宴,勾起我对老家人好客的眷眷之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老家是榆中后北山园子岔乡小岔村堡子山,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庄,二、三十户人家。前些年,家家户户每年要养一头过年猪,喂猪的粗饲料是豆衣子粉的,精饲料是麦麸、豌豆面,快到育肥的两、三个月,再加些豌豆粒、白面,育成的年猪,体大肉质好。  


    进入腊月,老家北山乡风淳朴,民俗高雅,腊月宰杀年猪的宴请更时一绝。刚和丈夫谈对象那年,他就给我讲过北山人的腊月宴,见过他写的《北山腊月宴》的文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那年腊月初六,我结婚虽说光景还不算太好,但家家户户都能养一头过年猪,没过腊八,庄上的人们就开始你帮我,我帮你宰杀年猪了,过了腊八,就意味着有年味了,一天比一天浓,每天宰杀一头,轮流宰杀到腊月二十七、八。不论谁家宰了猪,当天要盛上猪血,用荞面一拌,擀成又圆又薄的血饼晒干,再捣碎摊上即成血面。把猪巷圈、里脊、猪肝、猪心、猪肺下锅,请来全庄上的一些长辈,并带着孩子来赴宴,谓之吃“全猪”。这天来不了的客人,第二天一定要补请。


    我结婚的第三天,就是腊月初八了,按习俗新娘子下炕,可以外出了。堡子山就是一个独庄小队,二十来户人家,每天谁家宰猪,来人早早请婆婆和我这个刚过门的新媳妇去赴宴,按北山习俗不管多会过门的新媳妇,庄上人要轮流请着去浪,我恰好是腊月结婚的,赶上了腊月宴和刚过门新媳妇双宴请,过了晌午,我就跟着婆婆去吃宴请,每天吃一家,腊月初八之前宰杀了猪的家户,还在中午补请我去,吃完了宴请又把我送回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不论到谁家,腊月宴跟宰杀的年猪收拾干净,肉煮好也到了响午后或傍晚,长辈们坐在上窑炕上,晚辈们坐小窑炕上,围着土炕上的炕桌子,罐罐茶喝着,大家谈笑风生,说今论古,说谁家的年猪大,谁家娶了儿媳,谁家的姑娘岀嫁找了个好婆家,谁家的媳妇子生了娃娃,谁家的承包地里收成好,粮仓装得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腊月宴开始,两瓶几块钱的白酒,一人一碗荞面馓饭,上面顶上肉菜,吃得津津有味,东家向来客按长辈、小辈敬过酒,再有来客互相敬酒,女人也必须要抓杯,屠家和帮杀猪的四、五个人,有功劳要让多喝两杯,多吃两口人。那些日子,婆婆高兴,谁家去都喝两、三杯,在白家、金家、张家、蒋家、何家,长辈们向婆婆敬酒时说:“您有福气,尕儿子娶上了县川里的姑娘,要多喝两杯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婆婆最爱吃猪肝,人们你一块,他一块往碗里拣,婆婆吃不上的就让东家找到小窑炕上拣给我。婆婆还爱吃肉汤烩的洋芋菜、绿萝卜菜,一吃就是一碗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婆婆记得,那腊月宴一直吃到腊月二十八,我把全庄上的人家都转过来了,去每家给我的印象是,东家大人小孩都热情好客,用小砂泥罐熬茶、端花馍馍,备的腊月宴是人们喜欢吃的荞面馓饭、洋芋菜、绿萝卜菜、血面、肉和心、肝、肺。


    第二年,我生了孩子,两个另开门单过的哥嫂,庄院一前一后住着,都养一头过年猪,刚到腊月初二、初三,两家哥嫂就宰了年猪,挨家挨户前后请了两天全庄上的客人吃腊月宴,两个大炕上坐得滿满的,坐了二十来个人,母亲和两个嫂子忙忙碌碌,先端上来了爆炒好的猪血面让客人品尝,紧接着炖好的肉、猪肝、猪心、猪肺大盘大碗一齐端上,大家热热乎乎就着小花馍馍、就着爱吃的荞面馓饭,吃过再聊一会,尽欢而散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第三天,婆婆又张罗请来了四、五个未到的老汉、老婆,我都叫他们表叔、婶婶,一坐就大半天,就像过年一样。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说起吃腊月宴,婆婆向我讲,这个俗在北山都有,婆婆说她小时候,娘家渭子岔吃腊月宴,外家人地多,生活稍微好些,一年养两头肥猪,腊月里要请阴阳屲的长辈人来吃腊月宴。婆婆说她结婚后,在汪麻尾子守了七、八年山庄,一年她和公公要去七、八里外的庙花岔老庄吃腊月宴,解放前的秋后,从汪麻尾子搬迁到堡子山住,虽堡子山庄口小,人少,腊月宴却是最浓的,要是那一年,谁家不养猪,你一条条,他一条条的肉给着,过年不缺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我随丈夫在外面奔波,又在化家营娘家门上落了户,有的一年腊月回不了老家,也吃不上腊月宴,只要去的一年,还能看到老家人浓浓的吃腊月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:


    再到后来,婆婆离世走了,腊月里去老家的次数更少了,只在正月里去一次,老家腊月宴便在我的生活中一年比一年遥远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如今,老家外出的人多,守家的人们少了,猪的养的少了,腊月宴渐渐淡了,但在腊月里只要去人,总要端上宰杀煮好的猪肉吃没养猪的人家总要买半个子猪过年,同样招呼腊月里上门的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今年腊月还未到十四、五,我听见老家的白正贤、金万仓、蒋炳海、白正东等几位七、八十岁老人,与丈夫通话说要让去吃腊月宴,丈夫笑着说:“今年猪肉价格贵,还吃腊月宴?” 老家人说:“再贵腊月宴的俗不能丢。”我听到,蒋炳海在电话里说:“今年没有年猪,买的猪肉也要宴请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 老家腊月宴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俗,一代代传着,腊月宴吃的情,吃的是和谐,吃的是丰庄户人的丰收!

 

 

 

 

更多>>最新入库

更多>>周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