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富财报:友谊翻船,落入亏损
作者:刘旷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/06/23     来源:二牛网
内容简介

与合作伙伴的“友谊翻船”,不仅仅使玖富出现目前的亏损,从更长远的方面看,还有更多的未知。

配图来自Canva可画

 

互联网金融龙头玖富终于搭上了年报的末班车。6月17日,在美股市场盘前,玖富发布了2019财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报。

 

财报数据显示,玖富2019年第四季度的营收为人民币4.690亿元,同比减少54.4%;净亏损为人民币28.631亿元,而上年同期净收入为人民币1.672亿元。

 

而第四季度的业绩跳水直接拖垮了,玖富2019年全年的表现。根据财报数据,玖富2019年全年总营收为人民币44.25亿元,同比下滑20.4%;净亏损为人民币21.536亿元,同比增长208.09%。

 

玖富作为去年八月份上市的新秀备受关注,但是合作伙伴人保财险的“翻脸”,却让新秀玖富焦头烂额。

 

互联网金融阴霾,逃向B端

 

2006年创立的网贷平台玖富,在去年一片互联网金融清退大潮中,依然坚挺上市。只是在玖富经历了上市地点的更换以及募资额度腰斩之后,市场的信心并没有那么足。

 

在玖富上市当天,股价报价10.88美元,和发行价9.5美元相比上涨14.5%,之后的股价持续上升两次触发熔断,涨幅一度冲过40%。不过涨幅势态并没有能维持多久,随即下跌,收盘时仅增0.84%。

 

而在最为知名的网贷中介平台陆金所都提出将会转型,减淡互联网金融业务占比的时刻,作为互联网金融龙头的玖富也不得不谋求转变。

 

在2019年初玖富提出“T.E科技赋能战略”,为合作的金融机构与场景合作对象,提供全面的技术支持,在金融服务流程中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技术特性,连接金融机构与用户,提高服务效率。

 

玖富旗下的玖富金融云、玖富超级大脑、玖富超级数字钱包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智慧金融产品体系,推进场景合作对象以及金融机构成为3A企业(AI、API、Account),赋能场景、产品、技术、合作等生态体系。

 

在玖富中心转向科技赋能之后,推出了多款人工智能应用产品,类似于智能风控系统、智能语音分析、反欺诈系统等等。这为玖富取得与B端企业合作加重了筹码,而玖富最新财报数据也表明,其“T.E科技赋能战略”的见效。

 

根据财报数据,玖富2019年第四季度贷款撮合量为人民币143亿元,同比增长62.4%,当中来自机构资金的贷款撮合量占比为79.8%,上年同期为6.6%。

 

2019年全年玖富贷款撮合量为人民币551亿元,同比增长20.9%。当中机构资金的贷款撮合量占比为63.3%,上年同期为1.6%。

 

2019年第四季度玖富的活跃借款人数为100万,同比增长80.2%;2019年全年活跃借款人数量为208万,同比增长23.7%。截止至2019年12月31日,平台注册用户数量为1.014亿,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0.2%。

 

玖富的“T.E科技赋能战略”为其加固了在B端企业方面的竞争力,同时吸引到了更多用户。但是一路“顺风顺水”的玖富却翻了船,和人保财险的争端不仅仅让玖富2019年年度财报“难产”,更使其跳入亏损旋涡。

 

友谊翻船,贷款撮合业务受阻

 

玖富2019财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报,之所以姗姗来迟绝大部分的原因是由于,合作伙伴的人保财险的“翻脸”。

 

人保财险与玖富均发布了公告,由于23亿元的技术服务费纠纷,两家公司产生纠纷,目前两家公司均提起诉讼。玖富方面表示,人保财险未支付的技术服务费共计22亿元,且提出要求:人保财险赔偿23亿元,用来弥补没能及时支付的技术服务费以及相关滞纳金损失。

 

和人保财险方面的纠纷,直接影响了玖富的业绩。

 

财报数据显示,玖富2019年第四季度的营收为人民币4.690亿元,而上年同期为人民币10.278亿元,同比减少54.4%,玖富在财报中表示,营收之所以出现大滑坡是由于贷款撮合服务收入减少。

 

在组成玖富营收的三部分中,贷款撮合服务收入一直是重心。

 

2019年第四季度玖富贷款撮合服务收入为人民币8800万元,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9.254亿元相比,减少90.5%,而这项业务收入的断崖式下跌,是因为玖富与人保财险争端中,玖富直接贷款项目下的服务收入没有能被确认。

 

玖富的剩下两项业务中,贷后管理服务收入为人民币3.016亿元,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7550万元相比,增长299.5%;其他收入为人民币7940万元,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2690万元相比,增长194.9%。尽管这两项业务都表现不错,但是主业务贷款撮合服务收入的几近于腰斩,直接影响了玖富2019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的表现。

 

根据财报数据,玖富2019年第四季度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8.631亿元,上年同期净收入人民币1.672亿元;玖富2019年全年净亏损为人民币21.536亿元,而上年同期净收入人民币19.925亿元。

 

祸不单行,在业绩受到影响的同时,玖富的支出成本仍在不断的增长。

 

成本大山难背

 

在玖富的财报中,可看见其除了管理费用之外,其余支出成本的攀升。

 

一方面,在如今流量为王的时代,为了获客玖富可以说是不余遗力。

 

财报数据显示,玖富2019年第四季度的管理费用为人民币2.174亿元,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4.148亿元相比,减少47.6%;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人民币7.211亿元,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3.310亿元相比增长117.9%,获客成本大幅上升。

 

另一方面,同时除了大环境监管压力之外,受到疫情等原因,平台上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受到负面影响,玖富的未偿还贷款余额也同样出现大幅增长。

 

数据表明,截止2019年12月31日,未偿还贷款余额为人民币760亿元,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520亿元相比,增长46.2%。

 

尽管玖富在控制新借款人数量以及加强风险评估的方面均有所加强,但是不可避免的整体拖欠率依旧增长。相应的玖富在催收支出上面同样激增,财报数据显示,2019年第四季度,其支付给第三方公司的催收服务费用为人民币4.781亿元,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.067亿元相比,增长348%。

 

成本不断攀升,而玖富对接下来业绩展望也并不乐观。

 

玖富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的撮合贷款量为人民币23亿元,2020年第二季度的贷款撮合量为人民币10-12亿元之间。而从财报数据,可以看到玖富在2019年第四季度的贷款撮合量为人民币143亿元。

 

而目前的玖富不仅仅要面对业绩上的不乐观,还要面对自身形象所产生负面印象的问题。

 

前路难测

 

尽管玖富目前已经获得了与多个金融机构的合作关系,但是出现巨额亏损的玖富,对合作方同样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。

 

玖富公开的信息显示,截止至2019年9月30日,玖富已经与30家金融机构完成超过人民币900亿元的机构资金授信规模。还有玖富透露,已经与两家地方性城商行、两家民营银行、多家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取得合作,累计机构资金授信规模达到人民币1100亿元。

 

取得B端企业的信任,对比C端要更加的困难。而目前玖富出现于人保财险的争端,使其出现巨额亏损,在玖富亏损的同时,与其合作的企业也有可能会受到影响。在未来玖富还能否获得金融机构的信赖,需要打上一个问号。

 

同时作为贷款平台的玖富,接到的投诉并不在少数。在投诉平台黑猫上,关于玖富的投诉突破3万条,聚投诉方面关于玖富的投诉帖子达到1万多条。无论在B端还是C端,玖富都需要去维护自身形象。

 

总而言之,玖富作为网贷平台,从互联网金融逃向B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与合作伙伴的“友谊翻船”,不仅仅使玖富出现目前的亏损,从更长远的方面看,还有更多的未知。

 

文/刘旷公众号,ID:liukuang110

更多>>最新入库

更多>>周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