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城兄弟IPO:网红经济之后,粉红经济也要火?
作者:刘旷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/07/13     来源:二牛网
内容简介

“就像今天我在结婚一样”,蓝城兄弟创始人马保力在其公司上市之后难掩激动

配图来自Canva

“就像今天我在结婚一样”,蓝城兄弟创始人马保力在其公司上市之后难掩激动。


近期,LGBTQ社区平台的蓝城兄弟成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成为全球粉红经济第一股。意味着,蓝城兄弟在一众大佬接连败北的社交领域里,突破腾讯社交帝国的围墙,成为少有的成功者。


只是,尽管蓝城兄弟受到不少资本的热捧,但在招股书中也有隐患出现,定位于服务少数群体的社交平台蓝城兄弟,目前营收的绝大部分来源是直播业务所带来的,这与其定位出现一定的偏差。


成为资本的宠儿


作为中国最早的LGBTQ社区之一,蓝城兄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。


7月8日,蓝城兄弟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,开盘价为20.45美元/股,相比发行价16美元/股高开28%。而后蓝城兄弟股价一路高涨,盘中三次触发熔断,最高点涨至35.89美元/股,涨幅达到124%,最终收盘时涨46.44%报23.43美元/股,市值为8.535亿美元,打破了近来美股新股上市即遇难的局面。


其实,蓝城兄弟正式上市之前就已经虏获了不少关注。2013年完成了天使轮融资;2014年A、B轮融资完成;2017年推出蓝色宝贝业务,完成D轮融资。顺为、鼎晖、清流等资本均是蓝城兄弟的股东,当中顺为资本是蓝城兄弟的第二大股东。


再有,蓝城兄弟从6月16日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,到7月8日正式上市,花费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蓝城兄弟在上市之前,预计募集资金5000万美元,但上市当天就遇热,一共筹资8480万美元,当中不包括绿鞋计划,成为2020年截止目前为止赴美上市里筹资最高的中国公司。


蓝城兄弟之所以备受关注的原因之一就在于,蓝城兄弟的发展潜力正在被激发出来。根据其招股书数据,在2018年-2019年间蓝城兄弟营收持续增长。蓝城兄弟在2018年实现营收5.01亿元,2019年实现营收为7.59亿元,同比增长51.4%。在2020年第一季度蓝城兄弟实现的营收达到2.07亿元,上年同期为1.45亿元。


同时,蓝城兄弟的亏损也正在收窄。在2018年、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,其净亏损分别为1.45亿元、5293万元及760万元,净亏损率分别为18.0%、6.9%、3.7%正在持续收窄,有望盈利。


还有除了蓝城兄弟向好的业绩之外,其“全球粉红经济第一股”称号背后的淘金地,同样具有强大的诱惑力。


社交领域里的少数派


蓝城兄弟独辟蹊径的专注于同性交友策略,让其成为社交领域里的少数派。


但是在同性交友这一领域背后,却酝酿着庞大的“彩虹经济”。相关数据显示目前LGBTQ人群(即性少数人群,包括男同性恋、女同性恋、双性恋、跨性别者、酷儿等等)占全球人口比例约为4%-5%。


根据Frost & Sullivan的报告结果显示,2018年全球LGBTQ人数达4.5亿人,占比全球人口比例为5.9%;预计在2023年将会增长至5.91亿人,占人口比例为7.4%,彩虹人群远比想象的要多。


同时,Frost & Sullivan的报告显示,彩虹人群的消费能力要高出普通人群。从消费支出和营销支出方面看,在2018年全球LGBTQ市场规模达到3.9万亿美元,预计在2023年将会达到5.4万亿美元,复合年增率为7.0%。


成为国内LGBQT群体交友社区平台龙头的蓝城兄弟,拥有着4900万注册用户,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600万,截止至2020年第一季度其已经发展至210国家与地区,当中包括印度、越南、泰国等地。


蓝城兄弟超高的用户粘性,也是其发展的一大优势。Frost & Sullivan的报告显示,蓝城兄弟活跃用户平均每天在平台上的停留时长超过60分钟,活跃用户平均打开APP的次数超过16次,次月的留存率达到71.0%。


蓝城兄弟在彩虹经济领域取得了庞大的用户底盘与超高的用户粘度,但是这并不就意味着其可以高枕无忧了。在蓝城兄弟招股里公布的营收结构中,占据营收大头的却是直播业务。


社交or直播?


尽管蓝城兄弟对自身的定位是LGBQT交友社区,但是就和陌陌的陌生人社交一样,目前占据二者营收重头的都是直播业务。


蓝城兄弟的营收来源主要分为四部分:直播服务、会员服务、广告服务、健康和家庭计划咨询服务。


而直播服务出售的虚拟礼物收入,占据了蓝城兄弟营收的绝大部分,数据显示在2018年、2019年以及2020年第一季度,直播收入分别为4.578亿元、6.714亿元、1.796亿元,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91.3%、88.5%、86.6%。


而会员服务的收入在2018年、2019年以及2020年第一季度分别为471.7万元、3673.8万元、1501万元,占同期总营收的0.9%、4.8%、7.2%。


从蓝城兄弟两项营收来源占重的对比中,可以看出蓝城兄弟还是极度依赖于直播服务的,这与其交友社区的定位出现背离。


同时众所周知,直播业务一般都依赖头部主播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主播分成并不少。招股书数据显示,蓝城兄弟的分成费用在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第一季度分别为3.09亿元、4.43亿元、1.01亿元,占比并不低。这对蓝城兄弟的盈利,造成一定问题。


尽管目前蓝城兄弟在国内并无强大的竞争对手,但不管是与主流的社交平台还是直播平台相比,其体量还是偏小。


海外业务的挑战


蓝城兄弟为了能够走得更加长久,除了国内市场之外,也往海外市场布局。


不过蓝城兄弟的海外之旅并不没有那么顺利,目前其来源于海外市场的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偏低。数据显示,蓝城兄弟600万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中,49%的月活用户来自于海外。


但是在海外月活用户占比已经接近一半的情况下,蓝城兄弟在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第一季度来自海外的收入占比仅有3.4%、6.6%、9.9%。


而且,面对其他地区与国家的不同政策,蓝城兄弟能否继续开拓市场成为问题,同时还有来自海外对手的压力。


海外一款名为Grindr的同性交友软件,是蓝城兄弟不能忽视的强劲对手。数据显示,Grindr截止至2019年年末,在全球200多个国家拥有8000万的注册用户,月活跃用户到达1000万。同时,Grindr70%的营收来自于会员服务,20%来自于广告,这一点上比蓝城兄弟更接近交友社区的定位。


总而言之,蓝城兄弟服务于少数群体,但是在少数群体的背后同样蕴含着庞大市场,这也是资本对蓝城兄弟热捧不断的重要原因。不过蓝城兄弟目前在商业模式上,还需要继续探索。


文/刘旷公众号,ID:liukuang110

更多>>最新入库

更多>>周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