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租房“绑架”的年轻人
作者:于斌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/09/02     来源:二牛网

编辑 | 一骑

出品 | 潮起网「于见专栏」

时代在进步,年轻人作为推动时代发展的中坚力量,最能反映时代的需求。衣食住行中,住仍然是年轻人最关注的问题。大部分年轻人买不起房,只能选择租房来缓解自己的住房问题。很多年轻人现在越来越不想买房,因为在他们眼中租房和买房并没有差别。

从历史数据来分析,2005-2018年,中国通过租房解决居住问题人口数量规模保持2%-5%的增长速度平稳增长,2019年估算达到1.89亿人。 预计未来两三年,这个规模将超过2亿人。 随着我国房地产市场逐步迈进存量时代,租赁市场也在“租购并举”的政策下迎来蓬勃发展。

根据艾媒数据中心显示,随着置业成本增高和政府政策支持,中国租房行业发展进入高速发展新时期。数据显示,我国服务租赁市场租赁人口从2017年开始保持稳定增长,2018年为2.1亿人,预计2019年为2.2亿人,2020年保持2.2亿的规模,2022年将达到2.4亿人。

我在国外买了房

在上海住了三年后,孟雨菲有了在佛罗伦萨买房的打算。自从大学毕业以来,孟雨菲一直租房住。八年前年她在意大利上学、工作、结婚,期间搬了两次家,从没想过要买房。2017年回到上海后,她已经搬了四次家。

在意大利,租房的生活质量和住在自家房子里几乎没有区别。“意大利的房子,建筑和装修质量普遍都很高。出租房也很干净,上一任房客搬走时会主动打扫,然后物业再收拾一遍。物业还会主动问新房客,对房子各方面是否满意,说地板、地毯如果不满意还可以换。”孟雨菲之前在意大利租的房子,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建的,内外看起来都还很新,在中国,房间可能出租几年后就会变得比较破旧。

在意大利找房一般是自己翻报纸广告栏,也有人找房屋中介。意大利《住房中介法》规定,如果中介任意提高佣金,会被处以高达3万欧元的罚金。

在上海,他们一般通过中介找房,签合同时“要面对各种不可预知的问题”。每次都要看很多房子,很少能遇到满意的。他们对月租的心理上限是六七千元,这个价位范围内房子的质量,有时会让她的意大利丈夫感到愤慨:“这样的房子为什么会被允许出租?”第一个房子特别新,装修的气味还未散尽,他们签了一年合同,精心布置后搬了进去,这时小区的入住率还比较低。

0tQMV74AF3h

不久,楼下一家开始装修,他们受不了噪音,住了三个月就搬走了。“意大利的房子要完全竣工才能入户,法律还对装修时间做了详细规定,避免打扰其他住户。”孟雨菲说,在意大利,各种施工现场都比较安静,速度也比较快,因为施工方一般会尽量提前装配好部件,减少在现场的劳动量和工作时间。付了一个月租金作为违约金提前终止合同后,他们继续在上海的租房生活。

根据城市等级来说,一线四城的在线租赁房源供应量领先全国各城,上海租赁房源供应量居全国首位;新一线城市中,杭州、武汉、南京在线租赁房源供应量排在前三位。武汉在1-4月在线租赁房源供应量跌至谷底,5月份后基本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。

在意大利,孟雨菲身边大部分人都租房住,甚至经济情况相当好的人也很少买房。意大利相关数据网站在2020年公布的数据称,只有大约40%的意大利人有自己的房子,这一数据只相当于欧盟国家平均值的60%。在英国、西班牙和法国,这一比例大约在70%~80%之间,美国则为70%。

事实上,对大多数意大利人来说,买房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在佛罗伦萨,市区的房屋均价为1500~2000欧元/平方米,而佛罗伦萨2020年的人均月收入约为8000欧元。即使在GDP占意大利首位、房价也不是很高,市区房屋均价约4000欧元/平方米,而刚毕业的大学生税后月收入一般也超过3000欧元。

根据58同城、安居客平台统计数据显示,从全国范围的在线租赁房源供应来看,租金在2000元/月以上的房源供应量占比为53.9%,具体来看,2020年房源的租金价格在1001-2000元/月的占比最高,为36.4%,租金在2001-3000元/月的房源占比两成。

第一次主动终止合同后,孟雨菲夫妇搬到了偏远一点的地方,但他们很快发现,在庞大的上海,郊区的概念和意大利城市郊区有很大区别。第二次搬家是因为离她办公室太远,她最终不能再忍受,每天上班单程就需要一个半小时。后来,他们住过三环边上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,觉得空间太小只签了三个月;还住过四环边上的酒店式公寓,却因为一次长期停水而再次搬走。

孟雨霏在现在的房子里住了一年,最近续约的时候,房东提出租金要涨20%。“意大利法律规定,两年可以涨一次租金,最多不超过7%。”孟雨菲觉得很难接受。不过和丈夫权衡再三,他们觉得房子本身的确不错,而且周边租金都涨了很多,经过讲价,最终把上涨幅度降到了18%。

根据58同城、安居客重点监测19城数据显示,一线城市中北京的租房需求量为全国第一,其次为上海、深圳、广州;新一线城市中,西部城市租房需求领先,成都居首位,排名全国第二,仅次于北京,西部代表城市重庆在新一线中位列第二。

他们发现,上海房租几乎一年涨一次,“幅度有时大得可笑”,也不受任何限制。他们的一个朋友在静安区租了一个小别墅,一年期满续约时,房东提出要涨30%,于是朋友只好搬家。对于房租的上涨,意大利《民法典》做了规定:房东必须提交正式的书面说明,阐明合理的涨价理由,还须举出三个同类住房涨价的例证,房客不同意的话,就由法律裁决。

意大利法律对提前终止合同的规定,也侧重房客利益。房客想解除合同,可以不阐明任何理由,只需要提前三个月提出申请。而除非有非常特殊的理由(如房客死亡),否则房东无权单方面终止固定期限合同。

有人通过计算得出,由于意大利房价长期没有多大变化,如果买一套房子,十年后出售的话,将所有附加费用都计算在内,甚至要损失10%~11%的价值。中国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,中国申请首套房贷者的平均年龄是28岁。通常这一年龄段的人买房,直接理由是为安定下来结婚。而在意大利,首次购房的平均年龄是42岁,对稳定生活的向往通常并不构成买房的动力。

在上海住了三年后,孟雨菲有了在佛罗伦萨买房的打算。因为相比之下,她发现意大利的房子更便宜。在距佛罗伦萨市区40多分钟车程的郊区,“风景优美,附近有一条小河”,她看上了一套占地面积800平方米的别墅。那幢附带车库和一间小屋的别墅,价格约合人民币500万元。跟上海的房价相比,实在很便宜。

因为租房,我买了一套房子

我叫王雨婷,是一名95后,毕业4年了。

虽然一直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可是经历了不同城市的奔波,每一次搬家都心力交瘁。2016年5月份在快毕业的前一个月,基本每天下班后就是找房看房,幸好有我的大学室友跟我一起住,我是很害怕一个人在外面租房,我也不喜欢住楼梯房里面,那会让我非常没有安全感,也不喜欢脏乱的环境,即便工资只有几千块,我也愿意在住好一点的房子。后来在学校找到一个两室的,租金2000两个人平摊,因为房子是从托管手里租的,没有中介费,房东也比好,还开车去学校帮我们搬家,也是在我第一次租房后萌生了想要买房的念头。

0tQMV7Oc1mr

年轻人在忙碌完一天的工作后,不愿意经历跨越大半个城市、多次换乘的艰难通勤。调研结果显示,约63%的受访者表示,毕业租房时,会首选在工作地点周边租房,其次才是轨道站点附近。年轻人选择租住房源的决策因素上,排名前三的分别是“交通”、“治安”和“舒适程度”。交通便利是租客选房的最大决策因素,七成多租客将交通作为租房时的首要考虑因素,其次才是安全隐患、舒适程度、租金、小区环境、房屋面积等的诉求。

租来的房子不敢买太多大件的东西,装修得基本也不是太好,买房得念头非常急切,房租不如用来还房贷,我也很感谢那个时候我的一个亲戚劝我买房,后来也是她们陪同我这个小白去看房,差不多看了快一个多月的房子,父母帮忙出了首付得钱,终于在19年10月签订了合同,由于工作变动,我需要去成都,所以其实房子订的很仓促,是一个很小的房子,但是我很满足了,尽管有很多缺点跟硬伤,不过总归是自己的房子。

在贝壳研究院发布的毕业生租房调查中,有近七成毕业青年可接受的租金水平在2000元以下,且无论是一线城市,还是新一线城市,1000-2000元均是毕业青年可接受月房租占比最多的价格区间。

不过,毕业青年可接受租金水平在不同比较维度上存在明显差异,例如在城市维度上,在2000-3000元月租金价格区间,一线城市的占比水平要明显高于其他城市;在学历比较维度上,在月租金2001元及以上价格范围,学历越高,可接受的受访者占比越高。

我东西比较少,都是寄过去的。去西安后我找房子差不多找了两天,因为公司在市中心附近,所以房子就在那边,运气很好,找到自己很满意得房子,新装修不久,总共6个房间,房东只租给女生,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点,我不喜欢男女混住,全是女生会方便很多。《报告》数据显示,约48%的毕业青年受访者表示,毕业时第一次租房选择合租。而从合租的意愿来看,68.76%的受访者表示可以接受,且年龄段越低可接受占比越高。

我房间是一整套的,一张床,一个衣柜,一个梳妆台然后加个阳台,非常干净舒服。我由于穷,所以跟中介的小姐姐商量,安排让我直接跟房东签合同,然后我私下给中介小姐姐500元,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好,她挣了钱,我省了钱,后来回想起来这应该是我租房生活里最满意的一次租房了。

《蓝皮书》指出,新一代城市租客的主体由30岁以下、本科以上学历群体构成,同时,他们薪资水平远超城市均值,并在租房方式上更热衷选择长租机构。具体来看,年轻化是新生代租客标志性的特征之一。从基础的年龄构成来看,在城市租住人群中,30岁以下占比超过55%,其中26-30岁(1990年-1994年)的租客占比达到31.48%。值得关注的是,00后租客占比超过5%。

我去广州出差是公司帮我订的,当天直接入住。过来的第一天我才知道里面真大,知道了原来小区里面还有楼巴,而且广州租房居然是房东租客都要收一个月租金,这是我无法理解的,一般在其他地方都是收租客。不管买房卖房都是一样,还可以讨价还价的,顿时觉得在广州做中介可真赚呀。我是很害怕孤单的一个人,长期让我一个人住我是很抗拒的,下班没人说话,没人散步逛街,一个人闷闷的,最主要我怕鬼,一个人住老是经常胡思乱想,而且特别怕生病,没人关心照顾,那是让我觉得孤单至极的事,真的仿佛这个世界就只有我一个孤体。

近日,58同城、安居客发布基于对全国一线及新一线城市20-40岁年轻人调研的《2021年婚房置业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。温馨、幸福、舒适、温暖、干净、祥和……这些关键词成为调研中大多数人对未来的家的理想描述。根据《报告》得知,76.6%的受访单身人群不接受租房结婚,82.2%的受访人群更愿购买新房作为婚房,接受二手房作为新房的占比不足一成。

在外面生活了四年多,更加想要拥有自己的房子,租来的房子我都不敢买很多东西,搬家真的很累,租来的房子当然装修也不会太好,我有个习惯,总是会幻想着如果这是我的房子我会怎么装修布置它,也仅仅幻想。疫情期间我失业了,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回哈尔滨。虽然我很喜欢广州的生活,冬天暖和,吃的也非常多,不过一直在外面租房子,换工作又得考虑搬家真的让我心累,如果有钱真的好想在这边买套小房子那会是多么幸福。等我回到自己两年前买的小破房,我居然是如此嫌弃它,重新买套小房子也要好好装修。装修就像是女人化妆一样,好看干净住得才会舒服,拥有属于自己的小房子会很安心,或许就像一个印章盖住了躁动不安的心。

结语

面对高昂的生活成本,许多奋斗在大城市的年轻人只能选择租房。在中国人的固有思想里,租房是因为没有能力买房情况下逼不得已的选择。有经济能力的人,都会选择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不仅可以保值,也可以让自己更有归属感。在城市里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是每一个打工人的梦想。

买房or租房,一直是大众讨论的热门话题。曾经面对三尺的居住空间,年轻人还可以走出房间,拥抱精彩的生活,用城市的热闹喧哗来弥补自己。“房子是租来的,但生活不是。”这句话曾经慰藉了许多漂泊在大城市的年轻人。来自现实的压力和理想的状态在绳子两端发力,仍然有很多年轻人在纸醉金迷的城市里,跌跌撞撞的寻找着平衡。

免责声明:本文观点仅代表观察频道大咖本人,与牛牛网无关。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,请自行与作者沟通。

更多>>最新入库

更多>>周阅读排行榜